新闻中心

原创杜聿明来势汹汹,陈云一锤定音:抓住牛尾巴,留在南满干

点击量:140   时间:2020-02-12 05:38

原标题:杜聿明来势汹汹,陈云一锤定音:抓住牛尾巴,留在南满干

作者:忘情

声明:兵说原创,剽窃必究

1946年秋,经过4个月的休战息整,久战疲劳的东北蒋军已整补完毕。原由此时关内各战场战事正酣,所以蒋军短期内无力向东北添兵。东北蒋军虽攻陷了东北中央战略要地,但却处于三面受敌的状态。鉴于兵力不敷,参谋总长陈诚、东北走营主任熊式辉、东北保安司令部司令长官杜聿明经与高级将领逆复钻研,制定了一个“南攻北守,先南后北”的作战方针。其基本思维是,先荟萃有余兵力袭击南满,息灭兵力相对松柔的南满民主联军。消弭后顾之忧郁,再辛勤向北满袭击。

杜聿明

按照这个方针,杜聿明制定了一个军事方案,其要旨如下:

1、辽西方面,国军答牢牢限制炎河,截断解放军辽西走廊的交通线,确保北宁路坦然。

2、辽南倾向,按照蒋氏“旅顺、大连题目,经历交际途径解决”的指使,国军答把东北民主联军强制于貔子窝、普兰店之线以南,然后用幼批兵力在貔子窝、普兰店间的狭仄地带,修建强固阵地,封锁旅大与内地的交通。

3、辽北、辽东倾向,国军答把东北民主联军强制到长白山及松花江以北,以便沿长白山和松花江安放防线;

4、完善上述义务后,国军即荟萃主力袭击北满,以达到攻陷全东北之主意。

该方案经蒋氏和南京国防部准许通事后,杜聿明即坐镇沈阳,指挥新6军、52军、71军等部队共8个师,于10月19日分三路向南满袭击。自此,沉寂了4个多月的战火,又重新在东北大地燃烧首来。

展开全文

此时,南满地区的民主联军有第3、第4两个纵队和2个自力师。两边虽同为8个师,但民主联军部队极不足够,实际兵力仅有蒋军的一半。

10月19日,林彪电示南满前面指挥员:“为了保卫安东,答力求将敌人抑留于奉天(今沈阳)吉林线及兴京、金川之线。如蒋军荟萃较大兵力向安东袭击,则吾军答主动地作屏舍的准备,不可打被动挨打的仗,而仍答荟萃兵力找松散的幼股敌人一个一个地消逝。”

10月20日,林彪又致电辽东军区:“你们答齐心一意荟萃兵力打活动战,每次用八九个团打敌一个团(可用四五个团旁边的兵力担任直接袭击,以其余部队放在周围防止敌突围,打敌声援)”,“凡推想不能够达到保卫城市的主意时,则答不过早也不过迟地于事先主动地屏舍地点,而保持力量袭击敌人。”

按照林彪指使,辽东军区决定主动屏舍安东,坚持东部山区,遂以第3、4纵队主力暗藏齐集于通化以西待机,并佯示转兵安东,以诱惑兴京蒋军放胆进犯通化,伺机于活动中消逝之。

10月31日,“林彭高陈”在给总指挥部并告“萧江程罗”的电报中,说:

(一)现在敌人行使松花江不准吾北满部队而荟萃主力袭击南满与西满。近来正在安放攻洮南,但长春以北敌兵较空虚,只新1军两个师及71军一个师,60军一个师及其他地方部队。吾军拟以5个师的兵力,令火车运输从哈尔滨经齐齐哈尔绕至松花江以南再步辇儿向敌发动攻势,以各个击破的手段求得消逝敌人,以损坏敌人攻洮南的走动及策答南满和损坏敌人攻哈尔滨的计划。

(二)因敌人已深入西满南满,而关内尚未添添出关的条件下,吾们骤然出现在松花江以南袭击,故敌必无力将吾驱逐,而在约一个月以后,彼如调兵向吾袭击时,届时松花江已结冰使吾活动甚为解放。故现在出击不致被敌打回,一个月后敌有力打吾时届时已无后路顾虑。

韩先楚

10月31日至11月2日,4纵以两倍兵力上风,仅支付2128人伤亡的较幼代价,一举将号称“千里驹”的蒋军第25师消逝在新开岭地区,并俘虏了少将先生李正谊,开创了东北民主联军在一次作战中消逝蒋军一个师的先例。

11月3日,总指挥部发出贺电称:“(一)祝贺你们消逝敌人一个师的大胜利,看对有功将士传令嘉奖;(二)这一胜仗后南满局势最先益转,看齐集主力争夺新的消逝胜利”。

11月9日,总指挥部首草致萧华、江华、程世才、罗舜初并告林彪等电,指出:“你们此次作战经验很益。第一次荟萃5个团打第25师未能奏效,第二次荟萃8个团打该师,就胜利了。以后作战,凡打大一点的仗,总要荟萃10团8团兵力,最益能荟萃12个团,以期必胜”,“而后作战,每次均须采用此栽手段”。

固然在新开岭亏损了一个师,但却并未动援杜聿明的信念。他除召集新1、新6、第60、第71军各1个师,第52军2个师共6个师,向临江地区发动袭击外,为防止民主联军北满部队越松花江南援,以新1军、第71军各2个师扼守长春、永吉以北,松花江以南各要点,其中以新1军新38师驻守吉林、乌拉街和九台、其塔木一线;以第50师驻守德惠及陶赖昭以南地段,限制江防和农安、靠山屯一线;以第71军第87、第88师,别离驻守四平、八面城、梨树、通辽、郑家屯一线。此外,还以片面正途师团和保安团队强化后方守备,并清剿民主联军地方武装。

肖劲光

此时,辽东军区的领导层犯了分兵把口的舛讹,将战线拉得很长,使本就居于劣势的兵力变得更添松散,无力招架蒋军的浓密突击。从新开岭之役后的一个月时间里,南满的民主联军打的多半是击溃战和消耗战,息灭对手不多,本身逆而开很疲劳,且得不到足够的添添。此间,林彪多次来电,厉肃指斥辽东军区,指斥他们异国贯彻荟萃兵力作废逝战。但辽东军区司令员肖华却并没能真实贯彻落实林彪的指使精神,不息退向长白山。

到12月初,辽东军区组织、私塾、医院、工厂迁移至通化的四道江、六道江地区。近4万人被压缩在长白山下临江、长白、靖宇、抚松四个县的狭长地区。当地只有20万人口,人烟稀奇,物资匮乏,回旋余地褊狭,衣食住都很难得。第3、4纵队经过近两个月不息苦战,伤亡较大,兵员添添难得,每师只有6000人旁边。时值厉冬,室外气温已在零下20度以下,新闻中心滴水成冰,不少人连棉衣、棉帽、手套都异国,还穿着单衣,甚至露宿在外烤火住宿。1946年的冬天来得稀奇早,原由动员了大量壮劳力支前,不少秋粮来不敷收,就被雪盖在地里。所以当地粮食稀奇难得。

面对南满地区展现的危局,东北局认为南满是整个东北工业中央,是东北最为饶富的地区,战略地位对东北全局至关主要。坚持南满能够牵制蒋军大量兵力,与北满互成犄角之势协调作战,才能保障北满、西满、东满的巩固发展,也有利于与关内、与东北亚半岛以及当时苏军攻陷的旅顺、大连保持有关。倘若丢失南满,蒋军无后顾之忧郁,必将荟萃兵力压向北满。届时整个东北战局将更为持久和艰苦。

而此时在南满东北民主联军领导层内部,思维却极不同一。无数人认为:大兵团不息留在南满已无回旋余地。敌强吾弱,荟萃与敌决战,会把主力拼光。松散与敌周旋,易遭敌各个击破,难以坚持。有人主张通盘撒到北满,背靠苏联,打几个大仗扭转战局;有人主张将主力大片面撤到北满,幼片面留在南满打游击。还有人主张在南满再打一仗看看,打得赢就留下坚持,打不赢就向北满迁移。而坚决主张不息坚持南满的所以韩先楚、唐凯为代外的幼批人。

在这栽情况下,为强化南满地区的领导,东北局报总指挥部准许,派东北局副书记、东北民主联军副政委陈云兼任南满分局书记,肖劲光为南满分局副书记兼军区司令员。

陈云

1946年12月11日至14日,辽东军区在通化七道江军区前面指挥所召开师以上干部军事会议。会议前两天,新任辽东军区司令员肖劲光请求不息坚持南满的通知,遭到了大无数与会人员的指斥。会议在不和中进走了两天却毫无效果。

直到13日晚,陈云闻讯赶来后,做了大量耐性详细的说服做事,他现象地说:“东北的敌人益比一头年,牛头牛身子是向北满往的,在南满留了一条尾巴。倘若吾们松开这条尾巴,那就不得了,这头牛就要横冲直撞,南满保不住,北满也就危险了。倘若吾们抓住了牛尾巴,那就了不得,敌人就进退两难。所以,抓住牛尾巴是个关键。”

他强调指出:“南满战略地位相等主要,坚决不克丢。要是吾们5个师北上,敌在南满则无后顾之忧郁,就会有10个师跟着进北满。就算吾们两个纵队都到北满,顶多能对付敌一个军。倘若能在南满即可牵制敌4个军。权衡利弊,照样在南满大有行为。”

就云云,与会干部同一了思维,决定坚持南满,巩固保卫长白山,坚持敌后三大块(即盖平、庄河、青城、凤城之间地区;宽甸、醒仁、本溪、抚顺之间地区;抚顺、铁岭、西丰、清原之间地区)的总的战略请示思维,以及正面与敌后两个战场亲昵协调,内线作战与外线作战相结相符,活动战与游击战相结相符的作战请示方针。强调在军事上坚决贯彻荟萃上风兵力,各个歼敌的作战原则。会议决定:4纵出敌意外挺进敌后,牵制蒋军,息灭土杂武装与松散的幼股正途部队,损坏交通线,打乱蒋军的袭击安放;3纵留置正面,担负内线作战,荟萃上风兵力,依托险要地形坚强招架,力求于活动中歼敌有生力量。仰仗内外线结相符,松散、拉垮、各个击破蒋军,达到坚持南满的主意。

七道江会议是决定南满命运的主要会议。会议终结后的12月16日,陈云、肖劲光电告林彪并报总指挥部,在通报南满敌情后说:“在此情况下已决定第4纵队通盘伸出通化、桓仁、浑江以西,安奉路两侧,大闹天宫,息灭弱敌,调动敌人,支援地方。如敌围歼计划不变。则决以第3纵队一部坚持长白山区外,主力亦到敌后,当时除长白县城外,其余城市都将被占。同时吾们推想两个大兵团到敌后作战,在伤兵、减员、添添等题目上极端难得,但不经逆复永远艰苦搏斗,是不克坚持南满的。”

为此,他们期待林彪从两方面给予声援:一是“北、西、东满能牵制住现在敌人”,二是“北满给吾们一万吨粮食,送到图们以济万余伤兵及几千后方部队组织”。

林彪和东北局十足准许陈云的作战方针,南满北满相互协调,并在复电中强调指出:“坚持南满搏斗意义甚大,使吾们仍能保有普及领土与人口,使敌不克辛勤向北损坏北面的按照地,使吾南北互相依存。所以,盼你们统统打算都放在如何使3、4纵队于南满的坚持上面,行使1941、1942年华北的经验以争夺存在”,“南满的搏斗必须准备如同炎河或冀东及华北抗战难得时期的那栽局面下搏斗,主要是巩固内部,结相符群多,依托普及的山区,强化基层领导,采取大胆而邃密的处置,各个消逝松散的敌人。只有在这栽搏斗中采取片面的坚持,以待东北与全国现象之逐渐益转”。

林彪电示南满:“抨击进犯之敌,有一个原则,看时刻把握住,就是现在标情愿选幼,必定要一举消逝。要作废逝战,而不是打平推战,不打就不打,一打就要吃失踪。”

定下了战略信念,辽东军区最先了总动员。陈云、肖劲光以身作则,带头驱逐了各自的警卫班,凡能战斗的组织人员都足够到作战部队。为解决粮食题目,大批干属下乡征粮。1946年南满的奏效很糟,群多手里几无余粮。益在土改后群多醒悟挑高很快,村干部和贫农带头,只留下阴历年前吃的粮食,其他粮食都贡献出来支援部队。为了支前,汉族群多改了吃大煎饼、大饼子的民风;朝族群多改了吃大米饭的民风,一日两餐土豆白菜汤。征粮人员详细记下谁家交多少粮,交的什么粮,等北满支援的粮食经朝鲜转运到南满后,再如数还给人民群多。


克山县惟瞢建材公司